關於 我的 私物語--
 

歷經: 2011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藝術文化類決選入圍、痞客邦專欄之星、ㄇㄞˋ點子靈感創意誌特約專欄、通勤五分鐘特約專欄、Photoblog 攝影札記特約專欄、Play Music音樂網特約專欄、DIGIPHOTO瘋攝影特約專欄、創意手作館雜誌之部落客大特搜、LETSFILM 特約專欄、womany.net 女人迷特約專欄JUKSY 線上流行雜誌特約專欄。    

 

合作邀約請至FB粉絲團留言或私信至「g76330@hotmail.com」 ,謝謝。近期私生活繁忙,更新緩慢,敬請見諒。

 

1  

  獨自漂泊在茫茫的海外人海,很多事情並不如所想得美好,所謂的夢想很多時後就像是不堪一擊的夢魘。人在他鄉總有身不由己,許多的委屈半夜只能躲在被窩裡,而那一刻的自己才會開始回憶"為何而來"這件事情。不管是留學也好築夢也好,踏上異鄉後的自己如果決定不再回頭,哪怕是爭一口氣也會讓人看見不一樣的自己。

  Darcy Holdorf,美國俄亥俄大學視覺傳播學院讀研究生,此系列名為“不知身在何方”(Not here or there)的攝影作品,紀錄了中國留學生在美國的種種與無奈。不同的文化背景,經過不同的國家觀察攝影,產生不一樣的故事,而這些故事卻也是再真實不過的事實。

首圖為 - Andy Liu,20歲,來自天津,和他同住的美國學生在宿舍門上貼了一張印有毛澤東頭像和“LET'S PARTY(一起開派對)”字樣的海報。Andy很希望能交到一些美國朋友,但受限於英語水平和文化障礙,他發現即使在這個以派對聞名的美國大學,他也很難融入派對文化。

2

▲ 從2004年到2010年,美國俄亥俄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從17人激增到603人,如今該校81%的國際學生都來自中國。在Scott Quad,一所有“中國城”之稱的留學生宿舍,218名住戶裡有180名中國學生。大量中國學生的湧入,讓他們自己也開始抱怨身邊同胞太多,沒機會說英語,接觸不到美國學生。

3

▲ 美國學生喜歡外出泡PUB,而中國學生很少出門,更喜歡聚在一起抽煙,做飯,打牌和看電影。Scott Quad是禁煙宿舍,但不少中國學生被抓到在室內抽煙。

4

▲ Clara Zhang 和Chen Yi Tao 走回戈迪廳經過實地考察雅典縣歷史協會及博物館。

5

▲ “關於文化,儘管我試著去了解跟它有關的東西並在短時間內學會它,但要難理解它還是很困難。”來自中國廣東的黃波波(音譯)表示儘管她的口語很好,但文化差異還是很難克服。美國俄亥俄州雅典市的文化對她來說尤為難以適應。

7

▲ 餐廳裡,幾名中國學生聚在一起吃飯。身處美國大學裡的華人圈子,更像是生活在兩個國家之間的夾縫地帶。課堂上是大量的英語聽說訓練、美國文化介紹,課後是聽不見英語的中國朋友圈。許多初來乍到的中國學生失去了融入美國校園文化的環境。

6

▲ “中國的教育制度讓學生花費大量的時間應付考試,在創造性思維和獨立思考能力上做的很差。”Popo的口語不錯,通過語言考試後已正式投入學業。儘管身邊有很多美國同學,她依然覺得文化障礙難以逾越。“有些美式笑話我聽不懂,就只能跟著笑。”她說。

9

▲ 中國學生在國內的社交網站上看關於歐巴馬宣布賓拉登被擊斃的視頻。

10

▲ 每天忙於三點一線的語言課程,又要在陌生的國度開始獨立生活,大多數中國學生還沒來得及探索異國文化,自然而然地選擇抱團取暖。剛來到俄亥俄大學兩個月的Clara Zhang(左)和Chen Yi Tao(右)結伴前往沃爾瑪,採購紙巾、洗髮水和微波爐食品。

11

▲ Andy和Popo正在瀏覽中國視頻網站。他們在校外租了一間公寓,大部分時間都呆在一起。

12

▲ 教室裡,桌子上的一門功課書。

17

▲ 剛入學的非英語母語留學生都被強制在英語加強班學習,直到考試合格​​才能夠開始專業課程,不少英語“困難班”就此誕生。2011年4月,Andy已經在俄亥俄大學呆了一年半,由於5次托福考試均告失敗,他只能繼續學習語言。“天天學著一模一樣的東西,看不到希望和盡頭。”照片拍攝於2011年春天,這也是Andy在英語班學習的最後一個學期,隨後Andy通過語言考試,開始了專業課程的學習。

16

▲ 中國留學生大多來自國內的大城市,一時之間難以適應美國小城的生活。“美國最早在我心中的形像是像紐約和洛杉磯那樣的大城市,而當我來到俄亥俄,發現完全不一樣。”下課後,穿著豹紋褲襪和亮色高跟鞋的Popo離開教室。她說她喜歡和別人不一樣的穿衣風格。

19

▲ 為了豐富中國學生的社交生活,不讓他們長時間呆在宿舍裡,校方精心組織了一次迪士尼主題的化妝舞會。宿舍助管Yvette Zhang逐個敲門,邀請中國學生參加舞會。

18

▲ 近6年間,美國俄亥俄大學的中國留學生激增35倍。而語言文化的障礙,卻讓他們沉溺在交際封閉的華人圈子。這群湧出國門的年輕學子,似乎從未到達彼岸。

20

▲ 許多中國學生,來自中國的大城市,找到調整生活在小城鎮俄亥俄州困難。比爾張,張濛濛,和姚明賈軍在上週五晚上在斯科特四休息室玩積木。

21

▲ Andy Liu的女朋友——來自廣州的Popo Huang在俄亥俄大學攻讀藝術學位。以兩分之差高考落榜後,Popo選擇了出國唸書。一開始家人極力反對她選擇在中國留學生中相對冷門的藝術專業,但最終Popo以畢業後可以幫助家裡開的公司做設計為由說服了父母。

22

▲ 中國學生不經常外出酒吧,更喜歡聚在朋友家裡,打麻將、看電影、或者做做飯。午夜時分,一群中國學生在宿舍裡用電飯煲煮麵條。因為宿舍區禁止做飯,他們用塑料袋包住煙霧探測器,防止被抓。

25

▲ 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成員在2011年4月20日籌劃化妝舞會。

8

▲ 黃波波看到她的男友安迪的宿舍。她說:“這裡很混亂,還有裸體女性的海報到處都是”,安迪的房間裡,他與兩個美國室友住。

23

▲ 中國學生不經常外出在雅典酒吧。他們更喜歡掛在家裡與朋友打麻將,看電影或廚師。左起,張利,楊沛,李玲,黃波波在一個朋友的地方打麻將。

24

▲ Bill Zhang,20歲,入學6個月,基本只和身邊中國學生打交道,只有少數美國朋友。因為口語很差,Bill面臨著巨大的語言課程壓力。他抽著煙,和朋友們開著玩笑,“我不喜歡呆在這裡,太多的中國人,沒機會說英語。”校方原本設想,留學生在融入校園後會逐漸搬出去,但效果卻不如人意。Bill現在居住在Sargent Hall,這裡多數居民是美國人,Bill更進一步地融入美國文化,交到美國朋友已經不是難事。

13

▲ Andy和Popo在校內各個中國社團裡都非常活躍,但不喜歡以喝酒大鬧為主的美式派對文化。

15

▲ Clara Zhang,22歲,花了2萬5千元通過仲介來到這裡學習國際貿易,希望將來在親戚的公司工作。"我希望自己皮膚能白一點,像美國人一樣。"Clara說。然而校方安排和她一起住的美國學生遲遲沒有出現,只好獨居的Clara把大部分時間花在宿舍和圖書館準備托福考試。

14

▲ 舞會現場,幾乎所有中國學生都站在一旁圍觀表演,氣氛略顯壓抑。

26

▲ 2011年,中國留美大學生接近6萬人,較2010年增幅達43%。而數字的背後,隱藏著稚嫩學子一個個殘缺的留學夢。“美國人很友好,但如果英語不好就很難交上朋友。”Clara Zhang說,“我嚮往真正的校園生活,看著美國學生走路,吃飯,我還沒能體會到那種生活。”

--

Darcy Holdorf 官方網站 → 請點我

1416 教室» Blog Archive » 訪談:凝視中國的眼睛——Darcy Holdorf → 請點我

 

[via: 快拍快拍網 - Darcy Holdorf 攝影作品:中國留學生]


創作者介紹

我的 私物語

小牙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厭情
  • 學語言真的是需要環境
    再好的老師若沒有環境去磨
    好像就少了那麼一點點感覺

    有時候跟民族性也有關吧!
  • 環境真的會改變一個人,
    澳洲這裡也大多都是同族群在一起,
    所以不意外XD

    小牙籤 於 2013/03/02 14:39 回覆

  • 徐华欣
  • 我是加拿大的移民,以前在中国国内的电视台做摄像工作,最近也想拍一个关于移民题材的东西关注到你。如果能够当面聊聊就好了,我很想了解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和你们眼中的中国人。
  • 您好,很可惜這部作品不是我拍攝的,
    所以可能沒有辦法給您更多更好的想法

    小牙籤 於 2013/12/15 11:22 回覆

  • liuzy8888
  • 都是在海外漂泊,生活經歷大致相似,畢業後就逐漸有差別了。
  • 我想也是呢...

    小牙籤 於 2013/12/15 11:23 回覆